打开APP

Cell Rep:年龄和衰老过程会显著改变小肠微生物群

肠道微生物多样性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但现有的研究使用的是粪便样本,这并不能代表整个肠道。

Blood: IL-1介导微生物群诱导的小鼠造血干细胞炎性老化

衰老与造血和免疫功能受损有关。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造血干细胞(HSC)群体适应度下降和髓系分化偏强造成的。这种与年龄相关的HSC损伤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

Gut Microbes: 注意!多吃菠菜可以重塑肠道微生物群进而预防癌症

复杂的相互关系支配着肠道微生物、宿主和疾病结果的外源驱动因素之间的动态相互作用。在大鼠结肠息肉病(Pirc)模型中,作者首次探索了菠菜(SPI)预防癌症的多组学方法。

杨梅素通过调节肠道微生物群减少肝脂合成和炎症

许多黄酮类化合物体内生物利用度差与有效药理活性之间的关系尚未完全阐明。分析类黄酮诱导的肠道菌群改变是一种很有前景的方法,为阐明作用机制提供有用的线索。

eLife:T干扰素通过平衡微生物群抑制炎症性疾病

免疫动态平衡的维持涉及宿主和微生物群之间的协同关系。典型干扰素(IFN)信号通过STAT1转录因子的参与控制对急性微生物感染的反应。

MUCOSAL IMMUNOL:PRKAR2A缺失可通过增加IFN刺激的基因表达和调节肠道微生物群来保护小鼠免受实验性结肠炎的侵害

炎症性肠病(IBD)是一组慢性、复发性胃肠道炎症性疾病,主要包括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UC)。该研究证明了UC患者的结肠黏膜和葡聚糖硫酸钠(DSS)诱导的结肠炎小鼠的PRKAR2A磷酸化(p-PRKAR2A)降低,并阐明了PRKAR2A缺失在改善DSS诱导的结肠炎中的功能,表明PRKAR2A可能有助于磷酸二酯酶4(PDE4)抑制剂在IBD临床试验中的不令人满意的结果。

Cell子刊:肠道微生物群变化或可加剧认知能力下降

在喂食生酮饮食并间歇性缺氧的小鼠的肠道微生物群中,一类叫做嗜胆菌(Bilophila)的细菌浓度急剧增加。他们还发现,生酮饮食、缺氧和用一种叫做沃氏嗜胆菌的嗜胆菌处理会损害海马体,导致小鼠的认知能力下降。

Cancer Communications: 利用肠道微生物群在肿瘤发生中的作用治疗癌症

2021年8月29日讯/生物谷BIOON/---已有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区系失调会导致生理变化,并与包括癌症在内的许多疾病有关。

Cell:揭示整合到宿主基因组中的内源性逆转录病毒可控制宿主免疫系统和微生物群的互动方式

2021年6月30日讯/生物谷BIOON/---生活在身体表面(如哺乳动物的皮肤)的数十亿生物体---统称为微生物群(microbiota)---在一个复杂的网络中相互沟通,并与宿主免疫系统沟通。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鉴定出哺乳动物的一个可能调节组织修复和炎症的内部通信网络,从而为肥胖和炎症性皮肤病等疾病如何产生提供了新的见解。他们发现整

Gut Microbes:减肥手术后微生物群的改变与一致性

减肥手术导致肠道微生物区系发生显着变化,这可能有助于减肥和新陈代谢的益处。这项研究的目的是利用新的和现有的肠道微生物区系序列数据来表征Roux-en-Y胃旁路(RYGB)手术后的微生物特征。作者从RYGB手术患者的粪便样本中提取了16S rRNA基因和元基因组序列(其中61例为16S rRNA基因,135例为元基因组学),分别在术前基线和术后1、6、1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