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Cell Research:研究发现针对新冠病毒突变株的强效全人源广谱中和抗体组合

随着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盛行,突变株不断涌现。世界卫生组织先后将4种突变株定义为“令人担忧的突变株(Variant of Concern, VOC)”:B.1.1.7(Alpha)、B.1.351(Beta)、P.1(Gamma),以及B.1.617.2(Delta)。这些突变株的传播给全球的抗疫工作带来极大挑战,筛选针对这些新型变异病毒的高活性中和抗体

新冠肺炎中和抗体联合疗法III期研究完成入组

8月5日,腾盛博药宣布其单克隆中和抗体BRII-196/BRII-198联合疗法III期ACTIV-2研究已在美国、巴西、南非、墨西哥和阿根廷的研究中心完成846位受试者的入组工作。ACTIV-2研究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资助,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感染的早期(首发症状后5天内)和晚期(首发症

Cell:首次发现在感染SARS-CoV-2后既会产生抵御感染的中和抗体,也会产生增强感染的抗体

2021年5月27日讯/生物谷BIOON/---结合SARS-CoV-2刺突蛋白的受体结合位点(RBD)的抗体作为中和抗体发挥了重要的功能:通过抑制SARS-CoV-2与人类受体ACE2的结合来抑制这种病毒的感染。另一方面,结合SARS-CoV-2刺突蛋白其他位点的抗体的功能是未知的。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日本研究人员通过分析来自COVID-19患者的抗体,首次

《自然-通讯》发表附属新华医院等共同研发的新冠病毒中和抗体

高效、高亲和力、广谱、持续性长……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协同南开大学、高诚生物、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单位共同研发的一种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在临床前研究中表现出对新冠病毒预防和治疗可能有较为积极的作用。此项研究结果发表在最新一期学术期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这也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治有望增添一种新的“利器”,特别

新冠疫情:1.63亿!赛诺菲/葛兰素史克佐剂重组COVID-19疫苗:全部成人年龄组触发强烈中和抗体反应!

在既往感染者中单次注射产生的高水平免疫反应,显示出很强的加强疫苗潜力。

中国专家研发新冠病毒中和抗体 有望保护特殊人群、抑制传播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协同南开大学、高诚生物、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单位共同研发的一种新冠病毒中和抗体P4A1-2A,或对新冠病毒预防和治疗产生积极的作用。记者15日获悉,此项研究结果发表在最新一期学术期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论文第一通讯作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原校长饶子和院士指出:“多年来,对结构生物学的

新冠病毒“新利器”,绿叶制造新冠中和抗体完成I期临床

5月6日,绿叶制造集团发布公告,其控股子公司博安生物自主研发的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创新抗体产品——LY-CovMab已在中国完成I期临床试验,并显示出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截至5月6日9时,全国累计新冠报告确诊病例103731例,现有确诊病例512例,境外输入5728例;海外现有确诊病例22813672例。因此,亟需一款能够有效对抗新冠病毒的良药。LY-Cov

Cell:SARS-CoV-2病毒中和抗体空间结构研究取得进展

   SARS-CoV-2的感染是由COVID-19病毒刺突蛋白与宿主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结合引起的,随后病毒膜与宿主膜融合。虽然阻断这种相互作用的抗体作为早期COVID-19治疗被紧急使用,但中和效力的确切决定因素仍然未知。美国加利福利亚大学Charles S. Craik研究团队通过研究,发现了一系列抗体,这些

Cell Rep: 新型免疫策略有助于诱导HIV-1膜蛋白三聚体广谱性中和抗体的产生

长期以来,可溶性“ SOSIP”稳定化的包膜(Env)三聚体被认为是有前途的HIV疫苗免疫原。但是,它们会诱导针对无糖化的三聚体基底部结构域的高滴度反应,而在天然病毒中该表位往往是被“掩盖”的。为了描述针对融合肽(Fusion Peptide,FP)位点的免疫原引发的靶向基地结构域的免疫反应,来自美国NIH 的John R. Mascola团队定量研究了各种

Cell: SARS-CoV-2突变株的潜在威胁以及广谱中和抗体的开发策略

要想尽快结束新冠疫情,全球范围内的疫苗接种,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手段。目前的COVID-19疫苗通过诱导机体产生靶向SARS-CoV-2刺突蛋白的中和抗体,从而起到保护作用。然而,由于新毒株的出现(例如起源于英国的B.1.1.7, 巴西的P.1以及南非的B.1.351毒株)以及其刺突蛋白的变异,现有疫苗的有效性可能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