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谷专访紫色医疗卢杰:
激进探索深水区,紫色医疗Uber模式助力医生多点执业

伴随着医生多点执业的开放、互联网+指导意见的颁布,互联网医疗行业乘着政策的春风愈发茁壮。尽管目前互联网医疗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但卢杰对生物谷表示,通过多点执业的Uber模式,紫色医疗新业务,开始大胆尝试医师全面多点执业,以期最终为患者提供专业、便捷、人性化的社区医疗服务。

编者按

伴随着医生多点执业的开放、互联网+指导意见的颁布,互联网医疗行业乘着政策的春风愈发茁壮。尽管目前互联网医疗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但卢杰对生物谷表示,通过多点执业的Uber模式,紫色医疗新业务,开始大胆尝试医师全面多点执业,以期最终为患者提供专业、便捷、人性化的社区医疗服务。

激进探索深水区 Uber模式助力医生多点执业

生物谷:作为前医生,您怎么看待中国医生的职业发展现状?

卢杰:中国的医生由于体系的原因导致了非常不合理的职业发展状态,我认为有以下两个问题特别突出:

1. 中国没有社区医生这个职业选择。从医疗体系层面来说,我们没有提供社区医疗服务的环境,分级诊疗制度仍有待完善;其次,目前的医学教育没有形成普及社区全科医生的意识,极少医生会把社区医疗作为职业发展的道路。在美国、新加坡等医疗系统相对健全的地区,经过了多年的住院医师甚至专科培训,仍然有不少医生会主动选择成为全科医生、社区医生或者是家庭医生,他们认为社区/全科医生是医疗服务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是非常有职业成就感的一种选择。

我们认为社会需要一部分医生沉下心来从事全科医生这个领域,进行钻研学习,甚至作为毕生奋斗的方向。

2. 第二个就是中国医生的收入分层,畸形的两极分化,可以说这个比中国国民的贫富差距还严重。最主要的分化体现在,老百姓觉得医生赚钱很多,其实这是人们对医生收入的误区。他们看到的只是医生中金字塔塔尖的群体,这些人收入当然很高,这跟创业很像,大家只看到那些凤毛麟角的成功上市的创始人,看不到下面大量的尸骨。

其次,对于那些中低层具有独立执业资格的主治级别的医生,他们的收入也远远低于预期,即使加上灰色收入也远远不能跟他们的付出相比。因为到这个年资的优秀医生,已经经历了8年的学医过程、5年的住院医师培训生涯,总共经历了至少13年的培训,但正常收入只和一些行业比如IT工程师的应届生差不多,而且此时的工作又正好是非常忙、压力非常大的时候,心理很容易不平衡。这种情况不仅影响他们本人,还会影响他们下面的住院医师,住院医师会把主治医师作为自己职业发展的的标杆,这会深深打击他们从事医疗行业的热情。

这两个问题是我觉得特别突出的地方,而且现在的体系完全没有给医生选择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去适应这种畸形。因此,这也恰恰是我们希望帮助医生改善的地方。

生物谷:现有执业环境下医生的困惑和期望是什么?

卢杰:从收入来说,上进的主治医生虽然年轻,但是他们能够产生的社会价值已经足够大,应该可以赚取丰厚回报了。但是现在却要靠一些灰色收入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有没有合法合理的渠道提高医生的收入,获得应得的报酬呢?

另外一点医生也很苦恼,就是现阶段困扰医生执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医患关系恶化。患者对医生不信任,伤医事件甚至变成了一种日常行为,这与医生选择这份职业的初衷正好完全相背。

此外,医生对于科研、SCI作为晋升的唯一标准,而缺乏对临床能力评估、忽视临床能力是医生核心价值的现状,也是怨声载道。科研工作固然重要,但现在的环境是要求所有医生更多地参与科研工作,这是非常不科学的,如果要求所有医生都参与科研工作会造成无形的负担,大部分医生应该做好临床工作去服务患者,提高整个社会医疗健康的服务供给。

我们认为在现有医疗体系下很难改变现状,紫色医疗就是希望通过新的业务模式、通过增加年轻医师职业发展的自主选择权来帮助他们,所以我们搭建起了帮助年轻医生实现社区医疗的多点执业平台。希望通过这样的模式为这些医生群体提供更多选择,从收入、工作环境、职业发展等各个方面带来转变。


紫色医疗核心创始人:卢杰博士

生物谷:医生真的需要多点执业吗?所谓的自由执业对医生具体有哪些好处呢?

卢杰:基于以上医生的现状,我认为医生并不是真的需要多点执业。多点执业只是医生一个间接诉求,医生需要的是一个体面而备受尊重的行医环境,一个能够实现救死扶伤理想而不受无关事物干扰的行医环境,但是指望现有医疗体系提供这样的环境是不现实的,公立医院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所以我们希望能有一套辅助补充的体系,即多点执业这种方式,让医生掌握更多的选择权,从而使医生和医疗机构之间的关系从从属转向为平等。届时,不仅医生迈向了自己的职业梦想,患者的就医体验也得到优化,国家医疗成本也会相应降低。

从年轻医生角度来讲,多点执业是一种补充形式,完全抛开公立医院是不可行的,医生必须有成长的过程,尤其对于选择了专科领域深造的医生,他会需要花更多时间在专科上深造,但目前公立医院对此还是比较忽视的,多点执业的渠道能为年轻的医生提供更多的患者资源,建立诊疗、随诊的长期关系,这对于医生规划专科发展的道路十分关键。从专家角度来讲,大部分专家在公立医院更多的是从事科研教学方面的工作,收入比较有限,以美国医生为例,他们在医院较多从事科研教学的工作,真正赚取经济回报依靠的是私人开业,所以多点执业对于专家在提高经济收入这方面可能会有帮助。

另外一部分,紫色医疗也希望全面多点执业能让一部分年轻医师意识到,成为社区医生、家庭医生也是非常好的职业发展方向。社区潜在的患者数量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希望通过大数据分析,长期跟踪随访等工具,配合多点执业模式,使疾病预防、初级诊疗、诊后随访等做得更加深入,这对医生在全科领域的临床钻研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生物谷:紫色医疗如何帮助医生实现自由执业愿望?

卢杰:首先我们定位是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我们对互联网的理解其最核心的价值在于消除信息的不对称。类似于现在打车软件Uber、滴滴等的模式,互联网拉平信息、撮合信息的优势使它有可能成为医生早期实践自由执业、多点执业的最佳工具。我们现在正在尝试一个全新的社区医疗机构和医生之间的数据平台【紫色医疗应邀出诊平台】,撮合医生和社区医疗机构之间的供求信息,实现医师灵活的多点执业。

举例来讲,社区医疗机构可以在我们平台上发布需要医师前往多点执业的需求,医生可以通过我们平台根据地理位置、专业要求、出诊价格、机构条件等信息进行筛选,看有没有自己心仪的出诊地点。通过这样一个消除信息不对称的产品,以及双向选择的过程,医生实现线下的多点执业,医疗机构通过医生出诊的行为提高自己的品牌形象,吸引更多患者。

我们也不排斥医生与机构达成长期关系,同时我们也会和机构合作,协助医师完成多点执业相关法律法规手续的办理。根据我们的了解与实践,这其实并不难,比如在北京地区,整个办理过程是不需要原所在单位同意。未来帮助医师实现真正的自由执业也是完全可能的,可以从原单位辞职,我们平台帮助他完成执业地点的注册,之后就是在我们平台合作的机构中任意选择进行执业了。

我们的多点执业Uber模式,实际上是为社区医疗提供服务供给方,有了服务供给方,未来才能最终实现紫色医疗的愿景:为患者提供专业、便捷、人性化的社区医疗服务。

生物谷:您如何评价当前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

卢杰:从政策的各个层面来看,目前国家都是在鼓励互联网行业加入医疗行业改革中,首先我的核心观点就是,互联网在医疗改革中大有可为。未来几年会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爆发增长的时代,尽管移动医疗已经成长很多年,可能在一些领域甚至到达了红海的状态,但从国家政策来看,未来几年才是真正意义上互联网医疗、移动医疗发展的最佳时机。

其次,医疗服务行业分为非常多的环节,有很多细分领域可以改造。我们紫色医疗的愿景就是希望为患者提供专业、便捷、人性化的社区医疗服务。利用互联网工具帮助国家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我们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分级诊疗制度第一个环节--社区医疗服务建立起来,我也相信国家政策会给予相应的支持。

目前业内的共识是在可预见的20-50年内,互联网医疗行业还是以线下服务为主,线上信息服务对医疗行业起到信息辅助补充的作用,尽管线上信息服务也是很重要的环节,但这不是医疗服务的全部,最终都应该有落地的环节,所以线上与线下的对接对于移动医疗行业服务非常关键。我个人认为在未来可预见的5年时间内,移动医疗线上服务占比仅仅在10%左右,而真正意义上的对接,即实现O2O的工作占比将高达90%,我们也是坚定不移地执行从线上到线下服务模式。

生物谷:您对目前互联网医疗行业创业者有何忠告/建议?

卢杰:从创业角度来说,互联网行业创业需要时刻保持警醒,以敏锐的态度看待市场,并根据市场中用户和产品的反馈调整自己的发展方向,以紫色医疗为例,我们前期以皮肤专科作为切入点进入移动医疗领域,但随着数据的积累以及用户的不断反馈,我们意识到专科领域的服务比较单一,用户使用的频次偏低,此外当前在线医疗始终没有被国家法律法规许可,线上医疗服务仅仅只能提供咨询等轻问诊模式,所以我们对发展方向进行了调整,同时前期的工作积累了一定的医生用户群,这也为我们开展社区医疗服务打下了基础。我们希望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帮助医生服务患者,以期在未来两年时间内完善全国一二线城市社区医疗服务。目前移动医疗领域竞争越来越激烈,企业一定要选择好自己的切入点,要有创新,千万不要模仿山寨。

从团队来讲,移动医疗领域大致分为三大类人群在创业:1. 互联网背景的人;2、医疗背景的人;3.医药企业背景的人。2-3年前有时间空间允许大家试错调整,但现在再切入这个领域,如果团队基础不够,企业发展会比较困难。我认为移动医疗创业应该是互联网元素和医疗元素并重的一个团队。医疗背景的人容易产生错觉,认为互联网只是个工具或者噱头,这在移动医疗领域创业属于偏见,做好移动医疗需要从互联网的思维和运营模式去理解产品,医疗背景出身的创业者千万不要忽视互联网经验。同样,对于互联网出身的人来说,医疗行业毕竟是一个关系人类生命健康的行业,它需要以严谨、敬畏、负责任的态度面对用户,如果把互联网炒作等负面影响呈现在移动医疗行业,就会把团队带偏,甚至为团队带来较大风险。

 


紫色医疗

紫色医疗成立于移动医疗刚刚起步的2013年,是国内第一批移动医疗拓荒者与探索者,由来自北京协和医院、苹果公司、创新工厂、诺基亚、乐视等医疗与互联网精英人士组成的跨界组合一手打造,致力于用科技能量搭建患者、医生、机构之间新关系生态圈,是一家融合医疗与科技双重基因的新医疗服务公司。

紫色医疗把为医疗机构提供全方位"互联网+"营销及运营解决方案、为医生提供优秀的多点执业机构、为患者提供专业、便捷、人性化的医疗服务作为方向与愿景。

经过近两年的发展,紫色医疗旗下APP产品,"我的医生"拥有超过300万的用户,"医生工作站"成为3万多名医生的执业好助手。紫色医疗以其独特的发展思路成为业内的现象级公司,备受风投青睐与肯定,公司刚刚顺利完成B轮融资。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