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谷专访韩健研究员:
驰骋在生物技术创业创新的大平台:
四年前凯杰(Qiagen)对Genaco的一次四千万美金的收购,至今依然是业内不少人津津乐道的要事。韩健研究员恰是那次事件的主角之一。 这次, VC们为什么会对iCubate技术如此看重呢?韩健研究员所提及的开放平台具体又能为我们未来展示怎样的新前景呢?而下一步这位生物医药领域的创业先锋的关注点在哪?又是什么让这位发明家、科学家对创业一直如此充满激情呢?他的创业的苦与乐,生物医药领域的创业经?带着这些问题与好奇,生物谷编辑采访了韩健研究员。
编者按

2010年,微博越来越火;开放平台的呼声越来越高。"开放与共赢"已经逐步成为国内网络巨头迫不及待展示的新姿态,而开放平台无疑成了他们集体的展示地。在技术壁垒颇高的生物医药领域,是否也有人去尝试"开放平台"呢?答案是肯定的。

韩健研究员就正在为它的iCubate开放平台积极奔走, 2010年11月,在苏州BioBay创业投资论坛2010(BBIF2010)会议上,韩健研究员的iCubate技术获得了风投们的好评,其所在公司也被评为最具潜力的中国生命科学公司。

四年前凯杰(Qiagen)对Genaco的一次四千万美金的收购,至今依然是业内不少人津津乐道的要事。韩健研究员恰是那次事件的主角之一。 这次, VC们为什么会对iCubate技术如此看重呢?韩健研究员所提及的开放平台具体又能为我们未来展示怎样的新前景呢?而下一步这位生物医药领域的创业先锋的关注点在哪?又是什么让这位发明家、科学家对创业一直如此充满激情呢?他的创业的苦与乐,生物医药领域的创业经?带着这些问题与好奇,生物谷编辑采访了韩健研究员。

开放平台的新趋势

生物谷Bioon.com:两个月前,苏州BioBay创业投资论坛揭晓了"最具潜力"中国生命科学公司,其中苏州科贝获得诊断及服务类的奖项。您作为iCubate创始人、总裁兼CSO和科贝CSO,你们认为路演的项目能胜出的原因是什么?

韩健:我觉得我们能够胜出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生物技术风险投资行业看好分子诊断领域;二是我们的技术的确有特点。

以前,风投都很注重新药开发相关的技术,可是最近一些大公司花高价并购诊断技术公司的案例,比如Life Technologies用7.25亿美金购买一个没有报批产品,没有销售的Ion Torrant公司,这让风投们开始注重分子诊断这个领域。

我们iCubate技术的特点是把核酸提取、扩增、检测三个步骤都完美地整合到一台仪器里,并具有多重扩增,全自动,全封闭的特点,易学易用。目前,能完美整合提取,扩增,检测,多重,自动及封闭等的技术平台,市场上还仅此一家,所以比较"抢眼"。

生物谷:iCubate开放平台是什么?它与我们在互联网开放平台的说法是不是"异曲同工"?它对行业的商业模式会产生怎样的改变?

韩健:iCubate开放平台,我们也叫iCubate2.0,就是借鉴IT行业的成功商业模式,由厂家做技术平台,让用户自己去开发"内容"。比如eBay, Facebook, 和苹果的iTunes, App Store等都是如此。

iCubate开放平台的目的是要突破"先卖仪器,还是先卖试剂?"的怪圈限制。一般的生物技术公司研发出一个诊断平台都是把它视为"独家技术",只有自己才能在该平台上做产品,做报批,做市场。这样做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市场接受力度不大。因为"一台仪器,一个试剂"的模式是不受广大用户欢迎的。这个我们以前吃过很多亏。比如我前一个公司(Genaco,2006年被Qiagen收购)在Luminex液态芯片平台上开发出了地中海贫血等产品,可是医院很少过问,原因是那么贵的设备,仅有一两个使用率不高的配套试剂,谁会去买?

我们把平台对广大科研人员开放,充分调动大家的研发积极性,这样可以很快产生出成百上千的分子鉴别诊断产品来,不仅仅局限在医疗行业,农牧业、食品安全、进出口检疫检验、生物防恐、疾病控制、院内感染、菌群微环境、耐药性监测等方面都急切需要相应的产品。如果不把iCubate平台开放出去,受我们自身知识,能力,财力等的限制,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去开发某些市场非常需要的产品的。

iCubate2.0生物技术开放平台是我们先提出的,但是其它公司也在这方面做过一些努力。比如 Luminex公司。不过,Luminex的平台并不全开放,开发者要付很高的前期技术使用费(每个领域或试剂是十五到三十万美金),仪器和微球消耗品的费用也很高,试剂研发困难重重,开发好的试剂报批困难。因为系统没有封闭,高浓度的PCR产物很容易污染实验环境,导致假阳性。

因为我们自己以前就是别人平台的试剂开发者,所以在把我们iCubate平台开放出去的时候就吸取了很多经验和教训。首先,为了鼓励更多的用户使用这个平台,门槛一定要低:所以我们把多重PCR开发软件免费放到网上让大家使用,也不需要研发者付高额的前期技术使用费;开发好的产品在我们的网站上销售还有高比例的提成。只有让开发者的前期投入风险降到最低,后期回报增到最高,才能激发广大研发人员的积极性。

归根结底,一个平台是否受欢迎,要看它是否能给用户带来切实的便利和利益。iCubate的"六字金标"(即提取、扩增、检测、多重、自动、封闭)能给用户带来独特的使用经验,在这个平台上开发产品有能在学术上和经济上得到回报,参与开发还没有什么风险,那何乐而不为呢?

生物谷:您在BBIF2010会上说到,"我们坚信个性化的药物始于个性化的诊断,而个性化的诊断需要分子鉴别诊断,需要多重PCR方法。"具有多重PCR方法的iCubate开放平台可以真正带给科研人员、医药企业的是什么?

韩健:现在一个时兴的说法是,未来医学的发展方向是个体化医疗,量体裁衣,根据个体的病情决定独特的治疗方案。这个"个体化医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无从下手。我认为,所谓个体化医疗,首先就需要去做个体化的诊断。没有个体化的诊断就无从谈起个体化的治疗。而个体化的诊断就需要综合分析病人的情况,把这个病人和其它病人区分开来。这个"区分"的过程就是鉴别诊断的过程。这个鉴别诊断的完成需要我们做很多"基因型"的分析,要同时分析许多个基因或突变,这就需要做多重PCR, 把多个靶基因片段扩增出来,检测出来。

iCubate平台最大优势是多重PCR。我们有独特的按照PPI (多聚酶亲和指数)来设计最佳引物的软件,有arm-PCR多重扩增专利技术。这些才是我们给广大用户的最有吸引力的贡献。所有这些都不用花时间去学,只要把靶序列粘贴到免费网上软件里,多重扩增的引物就自动产生了。

所以说,我们交给科研人员、医药企业和生物技术公司的是一个极佳的创新和创业的机会。只要你能发现具有市场价值的试剂,你就能参与创新,发表论文,或者创业,销售你自己研发的产品

 

创业:让人坐卧不安的激情

生物谷:2010年底,iCubate开放平台迎来了第一个美国合作产品开发公司。不过,在国内寻找最佳的投资者方面似乎并不顺利。作为创业人,您认为iCubate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怎样的预期?

韩健:iCubate是我的再次创业(Genaco被收购以后我已经成立了三个公司,Diatherix, iCubate和iRepertoire)。为了这些公司,我们已经在美国成功地进行了几轮集资,共投入了一千多万美金。能在全球经济萧条的大前提下集到这么多钱,我认为我们在集资方面还是非常成功的。

我以前从来没有在国内进行过集资,这次是一个尝试。我觉得国内的投资人也会看好我们的技术和产品的。在苏州BioBay创业投资论坛2010(BBIF2010)的上获得"最具潜力"公司的奖励,说明风投们对我们的技术还是非常看好的。上周,我在上海机场碰到在苏州BBIF2010主办方之一的ChinaBio CEO Greg Scott先生。据他说,前两届"最具潜力"公司的获奖者都成功完成了集资,我想我不会中断他的"传统"的。

风险投资者最关心的是能得到和风险对应的高额回报。我们iCubate所能提供的正是这样的机会:因为前期的资金和技术投入,我们已经把技术研发的风险降到了最小;加上整个团队的成功创业经历,我们也把管理风险降到了最低;一个热得不能再热的分子诊断市场为风投的退出机制提供许多机会,所以高额回报更是指日可待。这就是我希望国内的投资者们能看到的。

生物谷:从上世纪末与Luminex的合作到06年Qiagen四千万美金收购您曾创立的公司,再到现在全身心投入到新平台的推广,为何您对生物技术创新创业满怀激情?什么促就了这份激情?

韩健:我是1995年底开始创业的。那时已经是阿拉巴马大学助理教授,分子诊断实验室主任,有很好的收入和稳定的工作。放弃那一切几乎不可思议。最初的创业激情来自对父爱的报答。 我父亲(韩安国)是国际著名的医学遗传学家,他发明了早孕取绒毛做产前诊断的方法。1994年,他来美国探望我们一家的时候因心脏病去世了。是父亲把我引到医学创新的路上来的,为了报答他,为了能和他永远地交流下去,我发誓把他没有完成的事业(推广医学遗传学技术)做下去。这就是Genaco的起因,我们最先做的产品就是产前筛查,产前诊断先天愚型。

我们在2000年拿到了SFDA的报批,不过市场上很快就有仿制产品,用低价和我们竞争。我不得不把产品转让,从头做起。在创业的路上我犯过几乎所有错误:错误的技术,错误的产品,错误的市场,错误的团队。这些又都变成了再次创业时成功的把握和自信的基础。

创业者一定要有激情,而钱是买不来激情的。

生物谷:您认为年轻人如何把握创业的机遇?什么时候是最佳的创业时机?

韩健:创业好比生孩子,永远都没有"最佳时间"。碰到机会了就是最好的时间。而这种机会,一辈子可能也只有那么几次。与其问"为什么创业?" 还不如问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创业?

其实一个好的创业机会很容易识别,它一般都有以下几个特点:

(1)解决一个独特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2)巨大的市场需求;
(3)"我"有对这个机会独特的认识,是他人还没有看到的;
(4)创业风险小,成功回报(精神上的和物质上的)大;
(5)有几个月,最好一年的"过渡期",最大限度地降低"下海"温差带来的风险;
(6)优秀的团队;
(7)有容易得到的起始资金(或者对起始资金要求不高)。

机会,只有错过以后才惋惜,只有别人成功之后才变得明显。一旦碰到这样的机会,你又有一股"不明原因"的创业激情,那你就该跳下海里去试试。人生能有几回搏?机会都不是等来的,也不是计划来的。碰到了机会,你一定知道,因为它会让你坐卧不安,寝食不宁!

生物谷:您认为生物技术方面的创新有什么诀窍吗?

韩健:我几年前在北大做过一个"生物技术创新方程式"的演讲,总结了生物技术创新的一些所谓的"窍门":创新就是发现独特的问题,发现该问题存在的原因(为什么别人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尽可能圆满地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创新和发明还不一样,发明仅仅是原始发现,而创新则需要把发明派上用场。创新者要把发明"送上一程",让他更接近市场,接近终端用户。创新者不能让发明停留在纸上,要把解决方案交给社会。

未来:好日子一直都在

生物谷:您除了做技术创新以外,也从事免疫组库方面的基础研究,能介绍一下您在免疫组库方面的做的工作吗?

韩健:所谓免疫组库技术就是结合多重PCR和高通量测序两个关键技术,对个体的免疫组库进行全面,高精度的,分子水平上的分析。

具体做法是取外周血(或其它组织标本),用流式细胞仪或磁珠给不同的B或T细胞进行分类,然后把分类好的细胞做RNA提取,再用我们研发的arm-PCR专利技术扩增所有重组的VDJ基因(代表独特的免疫细胞)。

我认为,免疫组库研究会成为近期的一个科研热点。因为许多疾病,包括肿瘤,心脏病,自身免疫,神经系统疾病等都和免疫系统的功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免疫组库技术融合了过去二十年免疫学(单克隆抗体,流式细胞仪),分子生物学(PCR、 多重PCR、高通量测序),和IT行业(电脑硬件和软件)的研究成果。不仅起点高,还能快速得到许多以前没有办法看到的疾病相关信息。所以在Biomarker的发现和应用,疫苗的评估,及抗体治疗等方面都有广泛的应用前景。所以我希望大家多关心一下这个新领域,最好能尽早参与到这个技术的应用中去。

生物谷:一份第三方调查公司发布的结果显示,高校生物技术/工程本科专业进入了就业难的十大专业榜单。您从事过科研、创过业,也常与国内生物类专业学生沟通交流,您认为"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的"好日子"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呢?

韩健:其实,对我来说,创新和创业的"好日子"一直都是存在着的。创新者的"好日子"不是等生物技术已经"热"起来了的时候,而是在需求遍地都是的时候。现在,我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需求:标本处理,核酸提取,多重扩增,自动化,提高敏感性,降低价格,把分子诊断仪器做得更精,更小,更快,更便宜……

对一个创新者来说,每天都有新的挑战,每天多做着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那就再幸福不过了。


韩健
HudsonAlpha生物技术研究院研究员 韩健博士是一个创新创业型的科学家。他于1983年毕业于苏州医学院,1986年去美国Alabama大学Birmingham (UAB)分校攻读博士。1991年获得临床医学遗传学博士学位。1994年就任UAB临床医学遗传实验室主任,儿科系助理教授,1996年获得临床医学遗传学专科医生执照。 同年成立Genaco生物技术公司,把产前筛查、产前诊断遗传病的技术引入中国。

他发明的tem-PCR技术可以使多对引物在一个反应体系里同时工作。他使用该技术研制处一系列感染性疾病和耐药基因的分子鉴别诊断试剂,包括院内感染常见病原体分子鉴别诊断试剂。

他的工作得到社会和学术界的广泛认可,获得英国著名技术评估机构Frost & Sullivan颁布的技术创新奖,美国华尔街报颁布的技术创新奖等。

他所创办的公司, Genaco, 于2006年被世界最大的分子诊断公司之一的Qiagen收购。韩博士于2007年加入HudsonAlpha生物技术研究院任研究员。最近,他又研发出新的arm-PCR多重扩增技术,并把它应用到病原体检测和免疫组库研究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