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星生物-卢实春教授专访:

2015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精准医疗计划”,“精准医疗”一时间成为炙手可热的科技热点和医学前沿,深刻地影响着医学领域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恶性肿瘤的研究和防治。目前,以全外显子测序、液体活检为主的精准医疗理念和模式正在改变着肿瘤诊疗,为了普及精准医疗在肿瘤临床实践中的理念和方法,分享一线临床经验,领星生物联合《NEJM医学前沿》编辑部举办了第二届肿瘤精准医疗国际峰会。围绕精准医学在肝胆胰肿瘤中的诊疗进展,会后梅斯医学专访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卢实春教授。卢教授表示,精准医疗将会成为肝胆胰肿瘤疗效提高的主要推动力量之一,以及围手术期处理的规则改变者,前景不可限量。

精准医疗将会成为肝胆胰肿瘤疗效提高的主要推动力量之一,以及围手术期处理的规则改变者

梅斯医学:卢主任,您好!很高兴您 能接受我们梅斯医学的专访。 您曾指出,现代肝胆胰肿瘤的治疗领域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尤其是近2年得到迅速发展。那么在2017年肝胆胰外科领域有哪些重大的发展,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卢实春教授:外科,尤其是肝胆外科已经发展进入了新时代。17、18世纪,随着解剖学、血管吻合术、无菌术的发展,现代外科建立。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和两三百年前外科建立的时代是相似的。这个时代的变革有几大标志,首先是理念上的,包括精准、微创、数字化、信息化、整合和人工智能,这6大理念从不同的深度和广度,在诊断和治疗的方方面面引领者肝胆胰外科的发展。其次还有5大技术,包括外科技术、微创技术、数字信息化、定向能(包含超声、微波、质子刀等)和再生医学,这些构成了现代医学的核心。2017年,肝脏外科存在两大进展,首先是机器视角,包括腹腔镜和机器人技术,通过机器设备让医生看到那些用肉眼观察不到的组织和器官病变。例如荧光腹腔镜,用800-820nm波长激活的纳米刀,让肿瘤显出影像,使得医生能够观察到微小的转移灶和卫星灶,这是过去办不到的。此外,还可以通过特殊的分子靶标,对某些特殊组织进行显像。过去切除肿瘤时通常将切除范围扩大到肿瘤外两公分,现在有了机器视角,就可以让手术更加精准。第二大进展就是免疫治疗,包括PD-1/PD-L1单抗、以及针对实体瘤的CAR-T治疗。除了这两大技术进步外,还有快速康复、集成医疗等等。集成医疗,也就是多学科诊疗,将逐渐改变以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限性模式,通过整合协作,发挥最佳的治疗效果。


梅斯医学:您作为我们《领星肿瘤精准医疗国际峰会》的嘉宾,您觉得此次会议有什么意义和亮点吗?

卢实春教授:今天的会议是《NEJM医学前沿》编辑部和领星生物共同主办的第二届肿瘤精准医疗治疗峰会,意义非常重大。众所周知目前精准医学在国内如火如荼地发展着,在各个专业的渗透方兴未艾。在这个时候,由企业组织各领域的专家来讨论精准医学在各专业领域的进展、交流学术、推广精准医学的理念,这和当下提出的建设“健康中国”理念是非常契合的。精准医学最终的目的是让患者获益,它不是贵族医学,只有普惠患者,才能爆发出持久的生命力,才对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有推动作用。目前精准医学存在几个问题,首先是费用比较高,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政府、社会、企业、医院、个人等方方面面做出努力,加大研发力度、加大投入,降低成本,将这一原本只存在于实验室的“高大上”的技术变成医院能够使用的临床常规技术。其次需要知识的普及,尤其是各科室一线的临床大夫,他们是医疗主战场的人,这样的会议能让更多的医生了解精准医学的相关原则、理念、方法和技术,尤其是全外显子测序、液体活检ctDNA,从而让广大医生能把精准医学的理念和技术运用到临床实践中,造福广大患者。领星生物举办的这次会议就很好地为广大医生提供了精准医学的相关资源、推广了精准医学知识和技术,希望以后能够开展更多的推广活动。


梅斯医学:此次会议的主题内容是肿瘤精准化医疗理念,而您一直致力于肝胆外科、肝胆胰癌症疾病的研究。那么如何将精准医疗理念更好运用到肝胆胰外科个体化治疗治疗中?

卢实春教授:肝胆胰外科的个体化治疗特别有需求。目前肝胆胰肿瘤发病率高、治疗效果差、预后不良,社会和家庭的经济压力大,并且患者的发病年龄较低,在40-50岁左右,因此对整个社会造成了非常沉重的负担。因此精准医疗在肝胆外科推广特别有必要性。尽管近年来随着肿瘤综合治疗理念的推广,肝胆胰肿瘤的五年生存率有所提高,但是远远不如结肠癌、乳腺癌、白血病等预后好,因此非常有需求。然而,精准医学在肝胆胰肿瘤治疗中的推广也存在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是在于其组织的可获取性比较强,可以通过手术获得组织;二是肝胆胰肿瘤的异质性较强,不同个体间、甚至同一个体不同部位的肿瘤,其驱动基因都不一样,这样的复杂性增加了对肿瘤基因检测的多样性的需求。目前我们在肝癌、胆管癌中的靶向治疗、抗体治疗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精准医疗在肝胆胰肿瘤中大有用武之地和改进空间。


梅斯医学:您认为接下来如何在肝胆胰肿瘤治疗中推广精准医疗理念?

卢实春教授:首先要广泛地培训医务人员,让广大医生掌握精准医疗的原则、知识和方法;其次,要把精准医疗积极地应用到临床实践中,让医生自觉地运用精准医疗的理念和方法去救治患者,使得精准医疗的理念成为临床实践中必不可少的内容;此外,推广精准医疗还需要相关机构、行业协会、医院科室管理者的共同努力。


梅斯医学:您在会议讲述了《全外显子组测序在肝胆肿瘤免疫治疗中的应用价值》,那么目前在肿瘤的精准医疗领域您接触过哪些比较成功的案例,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卢实春教授:我们在肝癌的治疗过程中,通过外显子测序,在部分患者中找到了合适的靶点,通过靶向治疗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提高了生存质量,相当一部分患者出现了完全缓解,真正地把肝癌从“绝症”变成了慢性病。在胆管细胞肝癌,尤其是肝内胆管细胞肝癌治疗中,我们用全外显子测序指导临床治疗,有不少患者复发后通过治疗得到完全缓解。在其它终末期肝病中,尤其是肿瘤性疾病,肝移植后也有使用精准医学理念的空间,对某些疾病的围手术期处理,可以选用合适的靶向药预防和治疗。在靶向治疗耐药的处理中,我们通过对肿瘤组织和血液进行再次全外显子测序,找到了其它治疗靶点,或是找到适合免疫治疗的可能。


梅斯医学:虽然目前我们肿瘤精准化医疗治疗水平落后于欧美国家,但国家政府也开始大力扶持相关产业。很多企业开始进入精准医疗领域,比如领星生物就一直坚持“改善国内肿瘤患者的临床获益”。您认为企业的加入对肝胆胰肿瘤精准治疗有何推动的意义?

卢实春教授:首先,企业应提供优质高效精确的检测技术;其次,企业要肩负社会责任感,推广技术;此外,企业要通过创新来降低成本,增强技术的可及性。目前,领星生物在提供技术资源和知识推广方面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例如领星生物开展的“千人行”计划,组织了全国50家医疗单位,通过提供一定的经济资助,开展全外显子测序的临床早期研究。到目前为止已经入组了600多例,我们单位也已经入组了50多例,并且相当一部分患者已经获益。这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感的体现。


梅斯医学:肝胆胰肿瘤精准治疗能够改善患者的治疗环境,但是患者的普及度不高。针对这一问题,您认为未来需要国家、社会团体、医疗机构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应对?您对肝胆胰肿瘤精准治疗的未来有什么期盼?

卢实春教授:一个技术想要获得推广,首先是保证有效性;其次是价格公道合理,要让大部分患者可以接受;第三就是要通过医疗机构、企业和社会团体的共同努力把它变成临床的常规实践。这三件事做好,一个技术才能获得最广泛的推广和应用。
根据精准医学在肝胆胰肿瘤治疗中的现状,我们认为精准医学在肝胆胰外科的推广,必将成为肝胆胰肿瘤治疗的革命性力量,甚至成为肝胆胰肿瘤围手术期处理的规则改变者。完全可以想象,目前是手术后复发的患者才用精准治疗,判断其是否需要靶向或者免疫治疗,而在未来有可能先做外显子测序,再判断是适合手术还是适合用药,确定治疗方案,完全改变现有的治疗模式。精准医疗将成为肝胆胰肿瘤疗效提高的主要推动力量之一,在肿瘤治疗中的前景是无可限量的。


公司简介

领星是由中美生物医学科学家携手资深肿瘤专家共同开创的肿瘤精准医疗服务平台, 是一家集精准治疗方案筛选、精准治疗实施、精准治疗监测于一体的国际化公司。领星提供临床全外显子组测序、终身随访、定制化循环肿瘤DNA监测及海外资源对接等世界一流的临床决策支持服务和精准医疗解决方案, 致力于通过基因检测技术与国际医疗资源为国内肿瘤患者创造切实的临床获益。

受访人简介

卢实春,男,1962年生,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肝胆外科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肝胆胰疾病防控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肝移植学组、外科学分会肝移植学组委员、北京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副主任委员、全军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华肝胆外科杂志副总编、中华外科杂志编委、中华器官移植杂志编委、中华肝脏病杂志编委、中华消化外科等杂志编委。在任期间累计参与完成各种肝移植逾千例,其他肝胆胰大型手术五千余例,在肝胆胰疾病外科治疗、终末期肝胆病以及急性肝功能衰竭肝移植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主要研究方向为肝胆外科疾病,肝再生医学,移植学及移植免疫。获得省市级科研成果奖三项,主持国家级省部级以上课题十余项,发表相关论文壹百七十余篇,SCI论文近四十篇。